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将军,我们成亲吧 将军,我们成亲吧_分节阅读_43

将军,我们成亲吧_分节阅读_43

    曲烽眩晕的症状没有因为离开月老祠而减轻,反而觉得头越发的沉,稍一思考便觉头痛难当,意识在不受控制的被一股力量拽向黑暗。
    这种似曾相识的痛楚,将心底因失忆而积攒笼罩的一片厚厚的云层搅动了几分,刹那间,眼前是一个凄冷的雨夜,猩红的血花飞溅,有人在冷笑,一个稚嫩的孩童,胸前满是鲜血,被那人扔向自己,自己本能的接下这孩子,却在下一刻闻到这孩子身上一股极其浓郁的,连豆大的雨滴都砸不碎的怪味……
    这撕裂迷雾刹那闪现的记忆让曲烽有一瞬间的清明,尽管随后云雾再度笼罩心头,但飘散在月老祠里的药味远没有那么重,所以曲烽理智尚在,他拉住云觞的手道:“快回城中!”
    云觞看他如此,更不敢耽搁,好在月老祠就在城门旁不远,于是扶着他快步朝城里走,一边安慰他道:“你放心,厉铭说他们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动手!”
    曲烽捂住头,直觉那味道并没有因为离开而减轻,他头痛的折磨也越来越无法忍受,还要强忍着痛告诉云觞,“不是一拨人!他们既然敢在月老祠下手,就必然不会怕——”
    他话没说完,忽然大脑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痛,曲烽来不及做任何抵抗,只觉神识一茫,膝盖便软了。
    “曲烽!”云觞大吃一惊,忙半蹲下身,把忽然失去意识的曲烽抱在怀里,另一手摸上剑柄,警惕的环顾四周。
    这时,在他们身后,有一个老人慢悠悠走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支快要烧完的高香,神情悠然从容:“他听不见了。”
    云觞冷冷的盯着他,搂住曲烽的左手下意识收紧,同时心里奇怪,这香明显有问题,但为何自己没有任何反应。
    老人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微笑道:“此香名唤失魂引,只对服用过失魂丹的人起作用,目的,就是为了引领那些重新获得几分魂魄的人,再度坠入无边无际的深渊。”
    云觞的手指瞬间揪紧,咬牙切齿道:“你可真爽快,倒省了本公子盘问的时间。”
    老人低低的笑:“盘问?你一个死人,如何盘问我这个活人?”
    他说罢,云觞便感觉到有八个人,悄无声息的将他和曲烽包围在其中。
    前面就是城门,往后便是月老祠,可云觞却发现四周静悄悄的,除了这几个人外,根本听不到任何动静。
    他想起曲烽昏迷前对他说的话,这不是一拨人,他们不怕暴露身份,或者说……他们有把握不会暴露身份!
    八个黑衣蒙面人,有五个从树林里站出来,还有三个藏在暗处,云觞凭借周围的气息流动大致判断了一下八个人的位置,然后冷笑一声,将怀里的曲烽靠在身旁的大树上,回头看那老头:“区区五个人,你就敢从本公子手里抢人?”
    老头失笑摇头,心想果然草包,便道:“我们不是要抢,而是……”
    他说着,那五个蒙面人同时拔出手中长剑,对准云觞,老头语气一冷,“杀!”
    话音刚落,左右中三路有三人同时拔剑朝云觞刺来,曲烽他们尚想留下生机,但对于彻底破坏他们计划的云觞,便只有杀这一条命令。
    这道理云觞自然也明白,但仍是率先护住背后的曲烽,反手拔剑挡住来人,夺目的剑光在四人交缠的身影中闪烁,云觞一改往日在曲烽身边那副羞羞答答的小媳妇儿状,杀心大起,一双波光潋滟的水眸里尽是寒霜一片。
    此战与暗探明珍楼不同,他无需费心藏身躲避,且身手矫健,剑术出类拔萃,与三人缠斗中身姿如银龙腾舞风驰电掣,速度力道剑术均丝毫不落下风,三人刺杀的剑刃每每只能在落下时削落他几缕飘飞的长发,丝毫近不得身,剩余二人见己方迟迟不取,便也绕开正面,拔剑冲来。
    云觞冷笑,老子不发威,你们真当剑圣世家的白龙云家是徒有虚名吗!
    他欲速战速决,心念转动间,手中长剑翻花儿般在人群中划过,眨眼已取了一人性命。
    老头见机不妙,担忧生变,手一挥,暗处三人也张弓拉弦,对准缠斗中的云觞头颅,欲暗中取命!
    但他低估了云觞!
    即使八人齐上,仍是低估了这位大名鼎鼎的云七公子!
    世人皆知七公子乃白龙云家家主的幼子,父母健在,又有六位兄长,自幼可谓万千宠爱于一身,其骄纵跋扈的纨绔名声早已传遍整个江南。
    所以世人知他会剑,却不知他剑术是何等程度,只道他命好,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少爷,打一出生就什么都应有尽有,不受半分苦楚。
    这点云觞并不否认,但也不完全认同。
    起码在感情和剑术上,他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仰慕曲烽,却整十年不敢见真人,见了真人也怂的仿佛要钻进地底,一颗心任由曲烽揉圆捏扁,若是曲烽翻脸要踹开他,他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学剑术,尽管天赋上佳,但基本功与天赋无关,该吃的苦头一分没少吃,兄长们在别的事情上捧着他,唯独此事不打半分马虎。
    不过他挺喜欢看外人这般误解自己,因为这样就可以欣赏到,他们发现自己真实实力时脸上那副仿佛吃了一嘴苍蝇似的表情了,每每如此,都让七公子甚是得意。
    一如现在,这跪在他剑下的老头。
    云觞粗喘着气,半边脸上都是血,映的他那双明眸煞是恐怖,他一字一顿,咬牙切齿:“解药!”
    老头跪的震惊却又不服:“我没有解药。”
    云觞抬手一剑从老头的肩膀上自上而下狠狠刺穿,再拔出,看那伤口血流如注。
    老头痛嚎一声开始颤抖,仍是嘴硬:“我……真的没有!我也是听命于人,他只给了我香,没有给我——啊!”
    又一剑刺穿了他的腹部,老头哀叫连连,无力的趴在地上,云觞也受了重伤,此刻又急又痛又冷,想到曲烽这些时日与自己的记忆又要被这该死的药洗去,便不管不顾的一脚踩上那里老头流血的肩膀,在老头有气无力的惨叫中用剑尖指着他的脑袋:“这一剑能直接刺穿你的脑袋,你只剩最后一次机会,解药呢!!!”
    两个血人绝望的对峙在云觞愤怒的再度提剑时终结,老人拼命的挣扎求饶,哆哆嗦嗦的用没有受伤的右手从怀里摸索了一会儿,费力的摸出一个小瓶子,“解……解药……”
    云觞忙丢下剑抢过来,打开药瓶倒在手心,发现只有一粒,他怀疑的看向老头,老头立刻解释命他来此的人只给了他一粒,这群手下也是那人给的,若是有手下吸食失魂引有反应,便服下此药,但此药难得,他便只给了一粒。
    云觞松开脚,冷冷道:“若此药不是解药,你的下场会比现在更惨!”
    老头绝望的闭上眼,因失血过多而开始抽搐。
    等齐爽接到消息跑到城外接人时,结结实实被云觞的模样吓了一大跳,他整个人简直要变成血人了,身边躺着个比他还惨的老头在低声□□着,不远处还有八具死状不一的尸体,只有曲烽安然无恙的靠在一边的大树下,静静地睡着,对周遭发生的一切无知无觉。
    城外的守兵其实早就发现这边的战况,但一直不敢靠近,直等没了动静才敢悄悄走过来,见现场已经没几个活人,又认出那位是刚出城不久的云七公子,这才匆忙派人去客栈传信。
    齐爽带来了几个人,手忙脚乱的还活着的三人送回客栈,柳容受惊更甚,认识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云觞这般惨状,一时间竟不敢去为他诊治疗伤,等云觞费力唤他好几声才勉强回身。
    云觞推开他为自己查看伤势的手,反而伸出手将一粒小药丸搁在他手心:“他说,这是曲烽的解药……”
    柳容忙将药丸接过来,他知道云觞现在最挂心的是什么,赶忙拿过去辨认了一下,确认无毒后又慌慌张张的给昏迷的曲烽服下。
    云觞这才算松了口气,身子一软,摊在齐爽怀里。
    他这次伤的比上次轻了一些,就是流血过多,看着吓人的很,柳容手忙脚乱的给他包扎利索,又用药丹吊了那老头一口气,这才有时间坐下来问云觞到底发生了什么。
    云觞只说还是那些人偷袭,一时没防备而已。
    柳容不解:“不是说那群人不敢再贸然露面了吗?”
    云觞摇摇头,有气无力道:“是另一拨人。”


同类推荐: 他的信息素超甜 番外完结[综]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将军,我们成亲吧重生后我居然红了 完结+番外[综漫]重生夏目之妖恋霸道蛇郎君抓住那只布丁牛舔卷毛与大佬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