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糜宴(H) 心理治疗室:分裂(26)

心理治疗室:分裂(26)

    二十分钟过后,再站在书房里的闻佑已经穿戴整齐,他打开窗户,散去一室的y糜气味。
    外面吹进来的风偶尔掀起桌面上的纸张,发出细微的声响。
    原本码放整齐的资料铺散开来,上面还沾有不少可疑的水渍,像不慎打翻了水杯,一片狼藉,只有桌角的那束粉玫瑰还完完整整地躺在那里,独自美丽。
    不能用的资料都被闻佑按进垃圾桶的角落里,他将现场清理干净,又此地无银地喷了点空气清新剂,才抱着花出了书房。
    他径直到卧室推开门,就看到被他安置在内的楚甜坐在床边,正低下头对着一个相框认真端详,肩上的毛巾滑落一侧而浑然不觉。
    想起她手里拿的是什么,闻佑顿了顿,小心将花放到不远处的桌上,和她先前送来的马蹄莲摆在一起。
    他走到床边拉好她的毛巾,拿起被她丢在一旁的吹风机,接替她继续吹着湿了一片发尾。
    见他过来,楚甜一下就打开了话匣子。
    “瞧你小时候多可爱。”
    她戳着照片里的小孩脸蛋,侧身将相框举给他看:“怎么长大就变样了。”
    闻佑往下瞄了一眼照片里和年轻的父母一起笑得灿烂的小男孩,用指尖随意划拉一遍她的长发:“变怎样?”
    “不笑了。”她有些不平:“明明笑起来多会勾引人。”
    闻佑:“……我勾引谁?”
    楚甜理直气壮:“勾引我呀,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你笑得多好看。”
    “……”闻佑回忆了一下昨天弟弟的笑。
    闻祁的话,也许是吧,至于她说的勾引……
    他视线飘到她的穴口。
    刚洗完澡的楚甜穿着闻祁的宽大居家服,以他的角度能清楚看到暴露在领口的白皙r肉,那条深邃的线,还隐约看到一颗明显被吮得发红的奶头。
    她确定不是反过来才对么?
    “不过,现在也很好。”
    楚甜仰头蹭了蹭他的手,露出几分狡黠:“口是心非的哥哥我也很喜欢。”
    “……”
    闻佑不承认自己有这种属x,并从床头柜里翻出一颗糖塞进她嘴里让她安静。
    清甜的草莓牛n味道在口中弥漫开来,楚甜抱着被子一角,感受吹过发间的热风,眯眼露出安详的表情。
    等头发吹g,楚甜已经惬意得耷拉着眼皮快要入睡,闻佑一松开她,她就软绵绵地往前一拱,把自己埋在被子里。
    “我要在这里睡。”
    闻佑伸手把她蹭上去的衣摆扯下来,遮住外泄的春光,却被她揪住衣服。
    “一起吧?”
    见半晌闻佑没动静,楚甜睨他一眼:“你这副表情做什么,肉体已经过交流了,现在是精神交流时间,盖着被子纯聊天知道吧。”
    虽然闻佑对她的说法存疑,但他的确有想对她说的话,还是慢慢俯下身去,以一个极其不自然的姿势躺在她身边。
    楚甜自觉地偎进他怀里,熟悉的沐浴露香气瞬间溢满鼻间,闻佑有一瞬的失神,觉得一切都不太真实。
    “为什么是我们?”
    “嗯?”她贴着面前的胸膛,耳朵在男人说话的时候也跟着x腔微微震动,有些痒。
    “明明会有很多选择,为什么偏偏是我们。”
    闻佑一只手轻轻搭在她肩上,绕到后背,扣紧。
    怀里的人是暖的,就像她带给他感觉一样。
    起初他察觉他对她产生了好感,还为此烦恼过一段时间,他觉得这gu感情毫无由来,殊不知这是闻祁对他的影响。
    但随着一次次接触、旁观,他找到了她身上拥有他所渴望的东西,她就像在他生命力注入的一团火,照亮了他与闻祁一般无二的孤独。
    她很好,一定会是很多优秀男人追求的对象,他知道的。而他也许只是在此刻激起了她的新奇与怜悯,促使她驻留,等她的热情消磨殆尽了,就会如同她骤然闯进来那般潇洒离去。
    即使如此,即使如此……他也想留住她。
    楚甜觉得他抱得有些紧,但没挣扎:“那你先告诉我,你觉得是为什么?”
    闻佑只是沉默。
    她没等到答案,张嘴在他的锁骨上啃了个牙印,哼道:“看来脑袋里不是什么好想法。”
    “你说我会有很多选择,我怎么不知道。”
    楚甜揽住他的脖子,审视他的表情:“你是觉得我不够挑剔还是你自己不够好?”
    “至少……不是一个人格分裂患者。”
    “你是觉得我治不好你吗?”
    “……我没有这么想。”
    “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她似乎洞察了他那些未言明的惶恐,柔
    软的唇轻轻贴了上来,安抚他此时莫名的脆弱。
    “我已经做好和你在一起准备了。”
    听见她这句话,闻佑悬空的心缓缓降了下去,落入一团松软的云里,有些飘然。
    他垂下眼睫,声音低低的:“你……会一直在的,对吧。”
    “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有一句话,闻祁已经对我说了,但你还没说,哥哥。”
    闻佑僵了僵,几乎立刻意识到了那是什么话,选择低头埋进她的肩窝躲开她的注视。
    楚甜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发,心想不愧是两兄弟,要说喜欢的反应也出奇地一致。
    “我……”温热的气息伴随着闷闷的声音洒在她的颈脖。
    “……喜欢你。”
    “可以了吗?”
    即使看不见男人的表情,楚甜也能通过这微恼的语气和肌肤接触的温度想象他到底羞成什么样子,心情顿时无比愉悦。
    “我也喜欢你。”她用脸颊蹭了蹭旁边的脑袋:“所以我会一直在。”
    然后她就被男人一翻身压住了。
    气势汹汹的闻佑盯着她,似乎想要说什么,忽而眼眸黯了下去。他对着前方迷茫了几秒,再低头把她装进目光里时,那双眼眸又重新璀璨起来。
    “甜甜。”
    他俯身亲了她一口,成功尝到了n糖剩余的丝丝甜味。
    “小祁?”楚甜看着面前这张恢复纯真的脸,有些失笑。
    她可以认为闻佑是逃了吗?
    闻祁好奇地扒拉了一下穿在她身上的居家服,宽大的领口往下滑,露出了她胸前的肌肤,上面还留着吻痕。
    “哥哥喂甜甜吃糖了?”
    “嗯。”楚甜舔了舔被他吻湿的唇角:“两种糖都喂了。”
    闻祁不放心地撑起身子猫下去,拉开她的腿往里面看了看,没有看到本应的注满在她体内的浆液,又摸摸她的小腹问道:“甜甜饱了吗?”
    “那当然是……没饱。”楚甜想起刚才在浴室里怎么撩拨没有多来一次的闻佑,打起了坏主意:小祁要喂我吗?”
    “要。”他把她的衣摆卷到腰间,抚摸着她的腿心。“让甜甜开心。”
    看着闻祁有些娴熟的动作,楚甜多多少少t会到了闻佑一直控诉她把闻祁教坏了的意思,但此刻她只是配合着他敞开了双腿,容纳手指慢慢侵入穴道。
    哥哥可不能怪她呀,她没有违背约定,是闻祁先动的手,她只是顺从地,去享受而已。
    嘻嘻。
    ——————
    闻佑回去看了当天下午的监控,当场气鼓鼓:弟弟不争气啊!
    这个故事正文完结啦,结尾写得格外艰难,还有一两章番外发发小糖
    感谢大家的珠珠么么哒(づ ̄  3 ̄)づ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如风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修仙修罗场 (NPH)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嫁姐(姐弟骨科、1V1)快穿之恣意妄为 (女主控,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