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糜宴(H) 散仙的养猫手册(27)

散仙的养猫手册(27)

    为了照顾醉酒的喵喵,寒时今晚就睡在靠近房门的软榻上,与苗灵的床远远隔了一道屏风。
    半夜,一股没由来的危机感促使寒时醒过来,一睁开眼就是自己悬空的半边身体,挂在榻边岌岌可危。
    而他的胸前搭着一只手,肩上枕着一颗脑袋,某猫像往常那样窝在他身边入睡。
    哦,是熟悉的画面。
    只不过被窝里多出来的躯体一直黏黏糊糊地使劲挨着他,把他往外拱。
    这就是他半边身子吊在榻外的原因。
    ……都那么大个人了,以为自己还是猫崽吗?
    寒时搂着人稍稍借力侧身,一起往中间挪了挪,成功规避从软榻边缘掉下去的危机。
    他扫了一眼不远处被移开些许的屏风,分神思考她怎会摸到他榻上来。
    “呜……”被移动的苗灵哼哼两声,又往他颈窝钻了钻,寒时才感觉到她比平常高了不少的体温。
    他扶着她的脑袋,手掌盖住她的额头,感觉温度却没有很高,并不像是发烧了。
    寒时看见她眉头微皱,一副不舒服的样子,便探了她的脉象,然后发现她体内原本平稳流转的灵气正处于紊乱状态。
    他一惊,正打算仔细查探经脉内部,然而当把着她手腕的指尖释放出灵气往下渗透的那一刻,手下的身躯像是被刺激到一样,猛地颤抖起来,沉睡的人也发出相应的闷哼。
    “喵喵?”寒时赶紧收手,轻轻把人拍醒:“难受吗?”
    苗灵迷迷糊糊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唔?”
    “身体哪里难受?”寒时重复了一遍。
    闻言,她蜷缩起身子,将头靠在面前的胸膛上蹭了蹭:“浑身都好累,没力气。”
    目睹苗灵刚才对灵气注入的抗拒反应,寒时也只能转而先从询问入手。
    “今晚出去都干什么了?”
    “没有……啊?”苗灵转动感觉有些迟缓的大脑,嘴上几乎是一字一句往外蹦:“吃饭,买东西……就是喝了点,酒。”
    “对了,掌柜说是灵酒喔。”她竖起一根手指:“是好东西,我带了一壶回来,给你。”
    “好,我去看看。”
    见她这副像是酒还没醒的模样,寒时感觉问题就出在这酒上。
    然而他刚坐起身,腰上就拖了个人形重物。
    寒时:“?”
    苗灵环抱着他的腰,像块坨称似地压在他腿上,十分霸道:“不可以走。”
    “……”
    不到半刻钟,被寒时隔空召来的黑猫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房间。
    “我的接班人怎么了!”
    这话喊完,黑猫就看见寒时被苗灵整个人压在身上,宽大的领口已经挂到了肩侧,是被谁扒拉下来的显而易见。
    ……这画面,有事的好像不是苗灵呢。
    “还在那做什么,快来看看她的情况。”
    “来了来了。”黑猫跳上软榻,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眸子一亮,有金光从内里迸了出来。
    “我看见了!”
    黑猫瞪大眼睛,仔细扫视着苗灵体内的灵气状况:“有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相互冲突,除去本源的灵气,还多出来了一部分黑色的……”
    寒时听闻,略皱起眉:“怎会如此?”
    先前黑猫也在苗灵熟睡时用此法检查过她的状况,那时候她的灵气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比较稳定,除了体内循环缓慢,其他都很正常。
    现在突然冒出来的黑色灵气又是……?
    寒时心中已然有了猜测。
    “你们今晚喝的酒到底有什么功效?”事出有因,突如其来的灵气失衡肯定也有引子。
    “没、没什么啊喵,就是含了几分灵气,对凡人是补体之用,虽然对修炼者来说不够精纯,却也有所裨益。”
    被寒时这么一说,黑猫也开始不太确定:“应当是裨益的吧……喵?”
    寒时沉思片刻,“问题或许就在这里。”
    他直觉这多半是苗灵吞服噬妖内丹的潜在后果,毕竟通过如此凶险的途径强行化人,不可能没有隐患,只是此前一直藏而未发。
    如果噬妖的灵气并未被完全炼化,而是隐匿在本源的灵气中,维持着平和的表象,实际上却限制了灵气在经脉中的运转,间接导致苗灵的身体无法再化形成其他姿态。
    而今日这灵酒灌进去,诱发了噬妖内丹残留的吞噬本性,于是才肯外显出来,与本源争夺灵气……按这个思路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
    黑猫托着下巴,听了寒时的推测觉得甚有道理,张嘴正欲说什么。
    啪——
    一只手盖上了黑猫的脸,将它发光的两只眼睛捂住,顺便封上它的话匣子。
    苗灵恹恹地打了个哈欠:“快把手电筒关掉,晃眼。”
    “那是法术不是手电筒!”黑猫两只爪子推着脸上的手:“看不见了喵!”
    寒时:“……”不,还有一点想不通。
    他低头看着与黑猫纠缠也不忘紧挨他的人。
    自半夜醒来到现在,她就无时无刻不在粘着他,没撒过手,他是什么灵丹妙药么?
    黑猫从出来苗灵手里挣脱出来,目光一转,竟有了发现:“咦?”
    此刻它眼中有两具躯体,一人体内灵气磅礴,且流转均匀,这自然是寒时不用说。
    而另一人体内紊乱的灵气,在靠近那具灵气运转畅通的躯体时,却难得平稳了下来,变得有序地流动,虽然效果并不明显。
    莫非……?
    黑猫激动地向寒时报告了发现:“你的灵气大概能起作用喵!只要压制了噬妖内丹残留的灵气,再帮忙引导一下,她的经脉运转应该很快能恢复正常的。”
    “那个啊,好像不行。”
    “为什么?”
    寒时不答,只是凝出一道灵气聚在指尖,往苗灵的身上轻轻触了一下。
    “嗷!”苗灵像被电了一样,弹起来拍开寒时的手。
    寒时及时扶住摇摇晃晃的人:“就是这样,体外的灵气介入会产生抗拒反应。”
    “可、可是她看上去状况很奇怪的样子……”
    黑猫担心地支起身子,用肉垫拍了拍苗灵无精打采的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喵?”
    苗灵歪了歪头:“热。”
    然后她拉起自己的领口往下瞅了瞅,开始扯衣服。
    “快……快阻止她!”黑猫反应过来。
    场面一度有些混乱,寒时好不容易摁住力气突增的苗灵,把人禁锢在怀里时,两人的衣服都皱巴巴了,最终苗灵露了个肩,而寒时的上衣直接褪到手肘处了。
    全程在一旁尖叫输出的黑猫看着眼前在非礼勿视边缘徘徊的暧昧画面,应景地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从外部注入灵气不行,不若试试……内部?”
    寒时:“?”
    “我的意思是尝试一下双——咳,那个……”黑猫支支吾吾提议:
    “……双修之法,如何?”
    散仙的养猫手册二十七则:还要赔个自己,这养猫成本好像有点高?算了,羊毛出在羊身上。
    ——————
    久等了!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月事宜增多(……
    黑猫表示只能帮到这了
    --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如风[nph]绿茶婊的上位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修仙修罗场 (NPH)嫁姐(姐弟骨科、1V1)快穿之恣意妄为 (女主控,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