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糜宴(H) 私有化暴露番外1&2

私有化暴露番外1&2

    1.
    在姜睐高考的最后一天下午,季河也像其他家长一样,在学校门口外面等着考试结束。
    只是季河这张明显年轻的脸混在一群有一定年纪的家长当中,加上他又长得高,便格外地招眼。
    因此不多时就有人跟他搭了话。
    “小伙子,你也是在等他们考试啊?”
    季河一扭头,就对上一张笑容满面的脸,是个穿着旗袍的阿姨。
    “嗯。”季河礼貌性地点点头。
    阿姨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看上去还很年轻啊,考试的应该不是你的孩子吧?”
    “不是……”季河镇定地搬出经过这大半年已经固定下来的说辞:“是我侄女。”
    阿姨眼睛一亮,顿时热切起来:“原来是侄女啊,那你今年多大了?瞧你这身高,应该能有一米八吧?模样也长得周正。”
    “嗯……”
    季河有些尴尬:“我快二十七了。”
    “二十七正好,二十七正好。”阿姨喜笑颜开:“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就是,书面翻译……之类的。”
    “翻译好啊,我听说人家做翻译的都是按分钟收费的,可挣钱了,是不是啊?”
    “不是,我做的是——”
    “不挣钱?不可能吧?”
    季河:“……”
    虽然他想解释他做的翻译和那不是一回事,但感觉对阿姨解释似乎也没用,于是放弃地顺着她说:“是我不怎么挣。”
    “哎哟,小伙子太谦虚了,现在像你这么踏实的年轻人不多见啊。”
    面对阿姨辈突如其来的热情,季河完全招架不住,一边含含糊糊地应着,一边听阿姨把自己一顿猛夸,他听着感觉阿姨口中说的仿佛不是他本人。
    最后,阿姨唠了一大堆,扯着他的袖子图穷匕见:“阿姨的同事的表姐有个女儿,也才二十八,大家年纪也差不多,干脆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就当交个朋友嘛。”
    季河终于反应过来了:这是要给他介绍对象?
    “不、不用了,谢谢您,我有女朋友了。”季河慌忙摆摆手,快步走开。
    阿姨却不依不饶地跟上来:“真的?你该不会是在搪塞阿姨吧?”
    ”不是……“
    拉扯间,两人都没注意校门口已经率先有人走出来了,旁边等候多时的电视台工作人员立即围了上去进行采访,场面一时闹哄哄的。
    这头姜睐躲在一旁,看见已经有人接受了采访,自己应该不会再被逮住,才慢悠悠地混在其他几个同学之中走出去。
    六月下午的阳光仍旧有点刺眼,她抬起手挡了挡,瞥见了她要找的那道身影。
    ”季河!“姜睐跑过去抱住男人的腰身愉快地蹭了蹭。
    男人却拍拍她,悄声道:“等等,先别……”
    没得到想象中的回应,她才发现面前还站一个陌生的阿姨。
    姜睐愣了愣,瞅瞅季河,再瞅瞅这位阿姨,对比了一下两人的脸,感觉不出来有丝毫相似之处,才问他:“这位应该不是你妈吧?”
    季河扶额:“不是……”
    “那是谁?”
    “……”季河张了张嘴,却不知怎么开口。
    他总不能当着自家女朋友的面说这是要给他介绍对象的。
    趁这安静的空隙,阿姨笑呵呵抢过话头:“哎哟,这就是你的侄女吧?长得真水灵漂亮。”
    侄女?
    姜睐瞄了一眼季河的表情,感觉有什么不对。她扬起下巴:”您找我小叔有事吗?“
    “是这样,阿姨这有个正合适的姑娘想介绍给你小叔。”
    “我已经,唔——”季河正想辩解,却突然像咬到舌头似地闭了嘴。
    “您说,怎么合适了?”姜睐松开掐了一把季河腰的手,装作疑惑地打探。
    “你看哈,那姑娘二十八,模样不错,性格也好,在外企上班,赚得也不少,只可惜就不愿意谈朋友,害得她妈妈可着急了。”阿姨语气颇为谴责。
    “确实不错。”姜睐颔首表示肯定:“可惜我小叔已经有女朋友了,他没跟您说吗?”
    见她看过来,季河求生欲极强,拼命摇头以示清白:“我说了的,但是她不信。”
    “就是这样,抱歉啦阿姨。”
    姜睐表情完全看不出来抱歉:“不过我要多嘴一句,既然人家姑娘自己都不愿意,建议您还是别多管闲事吧。”
    “哎?你怎么跟长辈说话的?”
    姜睐挽着季河的手臂款款而去,徒留怒气冲冲的声音落在后头。
    一直到坐在车上,季河都在等姜睐跟他生气,但她却一反常态地安静,还有些走神地看着窗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怎么了?”季河小心翼翼问道。
    听见他的声音,姜睐扭过头:“嗯,我只是在想,你爸妈会不会也着急催你结婚啊?”
    季河愣了愣,没料到她在想的是这个。
    “你看,我读完大学还要四年,到时候你应该就三十一了吧?他们会等不及吗?”
    见她似乎真的在苦恼的样子,季河才后知后觉地品味过来,她这话可能代表的含义。
    季河脸上没怎么变化,给她系安全带的手却有些抖,扣了好几次才扣上。
    “不会的,如果我做了决定,他们不怎么干涉。”
    姜睐抬头看他:“那你要怎么决定?”
    他终于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我会等你继续长大。”
    2.
    九月中旬,姜睐入学的日子到了,季河陪着她坐飞机去往大学报到。
    姜睐是第三个抵达宿舍的,她大致安顿好了东西,跟先到的两个舍友打过招呼,就拿着派发给新生的地图和季河一起出去参观校园。
    今年桑城入秋似乎比以往都要早,树上的叶子已经开始青黄交接,姜睐和季河穿着一黄一绿的衣服走在树下,似乎也融入了这秋天里。
    走在宿舍对着的校道上,迎面过来的基本都是和提着行李的新生。
    姜睐感觉她牵着的那只手好像握得越来越紧,扭头看看旁边的季河,却发现他低着头,脸颊有些泛红。
    “你不舒服吗?”姜睐伸手去摸他的脸,确实有点热。
    “……没有。”
    “那你怎么这副样子?”
    季河顿了几秒,说:“就是,不太好意思。”
    见他盯着身上的衣服,姜睐总算明白了,笑嘻嘻地搂上去:“哎,不就是情侣装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在开学的前一个星期,她带着季河去买了情侣装,是同款的卫衣,仅仅颜色不同。只要穿上就能让人一目了然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效避免了询问的尴尬。
    不,问题不只是这个。
    季河默默与衣服上的那行英文对视——
    Future  is  mine.
    将来是我的。
    这句充满拼搏青春风格的标语,一旦联想到她的名字就完全变了一种意思。
    特别是穿在他身上,总觉得像是在胸前拉了条横幅大肆宣告姜睐是他的人。
    这是只有自己才懂的丢脸。
    不过,除了丢脸之外……或许还有些小得意。
    毕竟这样好的姜睐,是属于他的。
    “喂季河,你怎么笑得这么奇怪?”
    季河压下不自觉往上扬嘴角:“咳,没什么。”
    两人在学校里晃了半天,在附近的餐厅吃了午饭,又黏黏糊糊了很久,直到季河预定回程的飞机还有个不到三个小时,才总算舍得分开。
    不过在目送季河坐上开往机场的公交那一刻,姜睐突然有点后悔了。
    以前她巴不得大学跑到天南地北,离有那个家的城市越远越好,但是现在当真跑到一千五百公里以外的桑城,她却想马上回到那里去。
    特别是看到季河从车窗向她挥别时,这种心情尤其迫切。
    自从在一起之后,她还没和季河分开过这么远呢。
    红灯转绿,载着季河的那辆公交车逐渐消失在道路远处,姜睐却依旧站在原地。
    怎么办,已经开始想他了。
    姜睐正有些低落时,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季:想我的话就告诉我,我随时都可以过来看你。】
    【Future:那你现在就下车跑回来。】
    看见这条消息,季河忍俊不禁,但随后也有点惆怅。
    他们离得这么远,要是她遇到什么问题该怎么办啊。
    季河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建筑,突然灵光一闪。
    或许……可以在这里租个房子。
    ——————
    来啦!预计还有两章番外嘿嘿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如风[nph]绿茶婊的上位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修仙修罗场 (NPH)嫁姐(姐弟骨科、1V1)男人都想日她 ( 高H N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