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糜宴(H) 囚笼【abo】(6)

囚笼【abo】(6)

    监狱的医院部位于犯人的牢房和狱警的办公区域中间,离操场也并不远。
    但在短短一分钟的车程中,夏七已经趴在男人身侧哼哼唧唧地动了八百回,像头饥饿的小兽一样对着男人的脖子和锁骨嗅了又嗅,用并不尖锐的乳牙对着香喷喷的食物一顿啃咬。
    对于身强体壮的Alpha而言,这种程度根本造成不了什么实际的伤害。比起牙齿,反倒是她后颈散发出来的那股柑橘水果香气……闻起来很危险。
    那甜蜜又迷幻的味道,仿佛天生就会对像他这样的Alpha产生中毒般的吸引力。
    咬下去的话……会像闻到的一样香甜么?
    意识到自己正在盯着那截白皙的后颈,男人移开视线,把夏七的脑袋推开。
    他什么时候定力这么差了。
    尽管男人制止了夏七的行径,但他敞开的领口下还是留下了几个湿漉漉的牙印。
    下了车,无视掉周围的目光,男人抱着人大步流星径直拐进了警用诊室,刚才士官联络过医院部,里面已经有几个医生启动好检查仪器在等着了。
    “请把她放到床上。”一位主任模样的中年医生开口。
    男人依言把夏七抱上去,还使了点力掰开她勾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只是刚把人平放到床上,她就抽了一口凉气,应激地翻过身,嘤嘤呜呜地喊着疼。
    男人眼尖,瞄到掀起来的囚服下似乎露出了淤青的皮肤,正想察看,主任却抬起双手示意止步:“请各位在外面稍候,我们要给病人做检查。”
    男人顿住,后退一步,笔直地站定,两名士官也安静地立在男人身后待命。
    待遮挡的帘子拉上后,诊室里只有仪器的声音和医生在里面偶尔的交谈,氛围有些严肃。
    还是鲶鱼率先开口:“听说您是大老远从首都星系赶过来的,路上辛苦了,我是这里的副监狱长,廉正,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裴谢榆。”
    见男人没有要多说的样子,鲶鱼再度搭话:“裴监狱长,您刚来到,舟车劳顿,不如先和两位一起去休息一下,这里尽管交给我。”
    闻言,男人总算转过身来,正眼瞧他:“多谢廉副监狱长好意,但不必了。连病人的情况都没搞清楚就走了,其他人更加觉得我不讲情面可就难办了。”
    “您真会开玩笑。”
    鲶鱼厚着脸皮打了个哈哈,无话可说的时候,帘子拉开了一条缝,那位中年医生神色严肃地走了出来。
    见状,鲶鱼迎了上去:“这个犯人是什么情况?”
    “病人的第一次发情期到了。”
    “……什么?”鲶鱼一时没反应过来。“Beta怎么会有发情期?”
    “病人是Omega。”
    中年医生摇头:“我们能检测到病人体内发育并不完全的腺体,虽然这种情况出现的几率很低,但应该是从Beta分化成了Omega。”
    “抑制剂呢?”在旁边听了一会的裴谢榆出声道:“给她打了么?”
    中年医生表情有些尴尬:“打了,但病人发育不全的腺体对抑制剂反应并不敏感,需要增加剂量……”
    “那就增加。”
    闻言,医生的表情更尴尬了:“不是我们不想增加……院里没有太多抑制剂,只备了一管,已经给病人用了……”
    裴谢榆蹙眉:“星际联邦的特殊性别人群保护法有规定,医疗机构必须配备足够突发情况使用的抑制剂。”
    中年医生顿了顿,下意识瞄了鲶鱼一眼,随即低下头道:“的确是这样规定的,但廉副监狱长考虑到大家都是Beta,几乎没有使用抑制剂的可能性,所以……”
    裴谢榆转头看着像是被踩住了尾巴脸色铁青的廉正,似笑非笑:“看来廉副监狱长,犯了失误啊。”
    ……
    从刚才开始,夏七耳边一直响着嗡嗡的声音,像是有谁在说话。
    接着手臂一痛,似乎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她的手臂,给她注射剂什么东西,虽然身体依旧热得厉害,但感觉意识好像清醒了些。
    她一抬眼,发现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身上连着奇怪的仪器,旁边还围着几个医生打扮的人。
    她在哪……他们是谁?
    像是被勾起了根植在记忆深处的某些可怕场景,夏七用力拨开身上听诊器之类的吸盘慌慌张张地想从床上下来,但身体软绵绵的,完全没力气,反而差点直接摔到地上。
    “哎,小心!”
    这一系列的动静引起了外头的注意,说话声顿时停了,接着帘子被拉开,现出了外头的所有人。
    在一众穿着黑色警服的陌生人当中,男人一身墨绿色制服格外显眼。
    他就站在帘子旁,身上那股她渴望许久的香味就这样随着帘子带起的风飘了过来,给予她些许安心感。
    对上那双因受惊而瞪大的眼睛,裴谢榆两步跨过去把半边身子都悬在床外的人捞回去,一字一句告诉她:“这里是监狱的医院,你刚才因为发情期晕倒了,是我带你过来的。”
    面对在场唯一熟悉的人,夏七顾不得许多,像是救命稻草一般信任地将头埋进男人胸膛里,嗅着那股令她舒适的气息才将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裴谢榆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刚才的话能听明白么?你来发情期了。”
    “发情……期?”夏七懵懵懂懂地重复了一遍。
    “对,Omega的发情期,所以你才会变成这样。”
    捕捉到关键词,夏七条件反射地哼哼反驳:“我不是Omega,我是Beta。”
    怀里的人跟个火炉一样,说的也是糊涂话,裴谢榆没跟她争执,转头问医生:“她现在的具体状况怎么样?”
    “发情期让她的体温维持得太高了,原本她的身体状况就比较差,如果不及时把她的信息素稳定下来,会损伤底子,拖久了还会有危险。”
    医生给出了对策:“我建议做好物理降温,然后紧急送往最近的中转星医院治疗。”
    “到中转星要两个小时,她身体能撑住么?”
    医生摇头:“不一定,但也没办法了。”
    在医生说完后,诊室沉默下来,等裴谢榆做出决定。
    “既然是因为发情期……”
    思考不过两秒,裴谢榆开口,却是想到了什么,放在夏七头上的手滑至后颈,用指尖轻轻按住那散发着柑橘香味的地方,引得她颤了一下,才把剩下的话补充完整——
    “跟Alpha做一次怎么样?”
    ——————
    众人:啊?
    男主终于在这章拥有了姓名,甚至还是在写的时候才起的╮( ̄⊿ ̄)╭而且起好了之后发现这名字可以联想到一个奇妙的谐音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如风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修仙修罗场 (NPH)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嫁姐(姐弟骨科、1V1)快穿之恣意妄为 (女主控,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