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糜宴(H) 囚笼【abo】(13)

囚笼【abo】(13)

    不管士官们有多不可置信,都暂时与夏七无关。
    裴谢榆叫来的护士给她上了药,大致检查了一下她的状况才离开。
    夏七半裹着被子侧躺在床上,对着门外的光亮发了会呆,后来居然就这么和衣在病床上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了。
    夏七看了眼墙上的钟,正指向六点。
    平时这个点她听见广播还不愿意起,今天没有闹铃反而自己醒了。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躺下早睡眠足,夏七感觉自己似乎是前所未有地精神。
    她慢慢坐起身来,性爱带来的酸软与疲劳已经消了不少,唯有腿心依旧隐隐有些异样。
    夏七穿好衣服试探着下床,当身体的重量移到脚上的时候,腿肚子不由颤一下,但好歹是站稳了。
    她拿起昨晚护士给她带来的病号服,进卫生间小心翼翼避开伤处洗了个澡。
    穿衣服的时候,她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查看背后的伤,被警棍打到的地方一片青黑,皮下有些隐约的血丝,在雪白的背上格外显眼。
    真难看。
    夏七盯着镜中的自己,皱了皱眉。
    这已经是上过药之后,想必昨天看上去更加触目惊心。
    想起昨天欢爱到酣畅时男人偶尔落在背上的吻。
    他对着这种伤痕,怎么还能那么……性致高昂?
    夏七摇了摇头,驱散脑中的想法,穿好病号服盖住了背上的伤。
    从卫生间里出来,不过才过了四十分钟,外头亮了一晚上的灯已经熄灭,走廊有些昏暗。
    此时离医院部的日常运转好像还需要一段时间,夏七也还不饿,一时不知道要做什么好。
    她坐回床边,抬眼就看到了裴谢榆留给她那本书安静地躺在床头。
    反正现在也无聊……
    夏七心思动了动,视线不住在封面上的标题打转,最终打开床头灯,伸手拿起那本书翻开。
    「星历八十七年,联盟星系各地的医院开始陆续接收高烧不退的青少年病人。他们的症状除了发热以外还有身体的疼痛。
    在常规的检测当中,医院并没有检测出任何病因,但在给病人做了全身体检后,他们发现这些病人无一例外,生理结构都与常人有异。
    经研究发现,他们的异常源于X染色体上的突变基因,这种突变基因会并促使体内合成某种激素,刺激脑部和身体的开发,最终改变人体的生理结构。」
    「一周后,病人烧退自愈,随之身体出现明显变化,部分病人肌肉与骨骼得到强化,展现出远超常人的身体素质,还有一部分病人后颈生长出腺体,迎来周期性的发热。
    一月后,特殊性别研究所成立。
    特殊性别基因正式被命名为Alpha基因和Omega基因。」
    「虽然身体素质出色的Alpha一度广受青睐,但很快,Alpha基因也显现出了与Omega基因同样的缺陷——
    在特定的周期内,Alpha会表现得异常躁动,甚至出现了无法自控的攻击行为。
    介于其更高的武力值,对公众的危险程度也大大提高。」
    「由于特殊性别者是否会带来更多困扰还是未知数,对于他们的存在,公众并不认可。
    这其中甚至包括部分特殊性别者本身。
    面对身体前所未有的变化,周期的无法自控,以及来自周围环境的压力,显然让他们陷入了迷茫,特殊性别者自虐及相关治安案件时有发生。
    联盟政府虽出面干预,但收效甚微。」
    夏七捻着书页的手紧了紧,一字一句往下看。
    「此时,研究所公布了他们的发现与成果:Alpha与Omega双方的信息素能帮助彼此平稳度过周期,在此基础上,他们提取了二者信息素反应的产物,仿造出了一种针对周期的临时镇静剂。
    虽然效果并不算显着,但至少有一定的作用。」
    「联盟政府迅速动作,在大力推动临时抑制剂上市同时,鼓励Alpha与Omega共同度过周期,并成立管理机构,为有需要的特殊性别以基因序列匹配为标准推荐合适的对象。」
    「星历九十七年,长效稳定的抑制剂成功研制,通过临床试验,正式用于特殊性别周期。
    同年,《特殊性别保护法》成立,围绕特殊性别的显现、周期的人身保护、可能会遇见的紧急情况等作出了详细条文保护规定。
    至此,有了抑制剂的帮助,特殊性别者不必再被周期困扰……」
    夏七看着句末的省略号,有些怔愣。
    这样的走向,她只觉得梦幻得有些虚假,又有些怪异。
    若是真如这本书说,有了抑制剂,又制定了严格的特殊性别保护法,那为什么……她所经历的那一切还会发生?
    高高筑起的围墙,暗无天日的房间,藏在床垫里的药物,不怀好意的视线……
    一些被她刻意忘却的画面在此刻涌入脑海,连同曾经的恐慌也一并浮上心头。
    夏七呼吸急促起来。
    她无意识地抓着自己的手臂,正陷入回忆时,病房门蓦地被敲响,将她唤回神。
    门外的是钟主任和推着小车的护士。
    夏七视线越过护士身后,那里还站着一个人,穿着独特的墨绿色制服,但却是一张陌生的脸,并不是她以为的那个人。
    她匆匆收敛目光,隐约有些失望,没注意到对方同样投来的打量。
    “躺下,先给你检查。”
    护士从小车里搬出一个像台灯一样的仪器,固定在床头,待她躺好,护士按下按钮,那盏长方形状的灯便自动运作起来,用一道绿光以缓慢的速度将她上下扫了一遍。
    等仪器发出检测完成的提示音,钟主任接过护士递过来的平板,上面显示了检测结果。
    他大致浏览了一会,对夏七道:“你的身体数据比昨天要好了不少,但腺体看上去还是比较不稳定,之后发情热还有可能会回潮。”
    “接下来暂时先按疗程多补充营养,身体养好了,发育不良的腺体也会跟着好转一些,虽然不能恢复到普通Omega的水平,但信息素失调症肯定会有所减轻。”
    钟主任朝身后那名一直静静看着的士官点点头:“病人没什么大碍,可以按你们的要求转回牢房休养了,她的药配好后会交给负责管理生活起居方面的狱警。”
    “好的。”
    一道清润的嗓音传到夏七耳中,她诧异地抬起头,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士官。
    那人在后头站得笔直,比前面的钟主任稍微还高上一点,留了一头发梢吊到后颈的短发,眉眼间带着几分凌厉,那双眼睛亮得惊人。
    但在这样英气的外表底下却意外是道温柔的女声。
    居然……是女警?
    确认了这一点,夏七看着钟主任和护士先行离去,留她和陌生人共处一室,倒是没激发多少紧张感。
    反而对方看上去好像有些紧张。
    夏七慢慢吃着护士从临走前小推车里给她打包的一袋早餐,她吃了多久,女警就在原地踱步了多久。
    她默默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往那边瞄了一眼,却猝不及防和对方碰上了视线。
    夏七忍不住先开口:“警官,是要回牢房对吧?”
    “嗯?啊,对。”女警像是才回过神来,捋了一下耳边的头发:“收拾一下,好了就走。”
    夏七低头,自己两手空空地被送到这里来,就只有一套换下来的囚服,也没什么好收拾的,除了……
    “警官,这本书……我可以带回去继续看吗?”她紧紧抓着那本裴谢榆留下的书,像是生怕女警会让她扔掉。
    “当然可以。”
    看着眼前女孩不安的模样,女警放柔语气,又解释了一句:“阅读是监狱鼓励的,不用担心。”
    夏七感激冲她笑笑,抱着书和衣服坐上被送到这里来时坐的巡逻车,从病房回到了牢房。
    “往后将会由我接管囚犯宿舍的事务,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解决。”
    隔着栅栏分别前,女警这样告诉夏七。
    夏七似乎在对方那张英气的脸上露出了跟梁姐似乎一般无二的慈爱表情,但只有一瞬,就像是她的错觉。
    她收起心里的疑惑,点点头。
    “好的,谢谢警官。”
    她脚尖动了动,犹豫了一下,又问:“那,警官,你叫什么名字,我是说……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叫周蓝,叫周警官也行,蓝姐也可以。”
    “周警官,我想问你……”
    “什么?”
    “他,裴谢……嗯,裴警官呢?”
    “你是说裴监狱长?”
    “……监狱长?”夏七愣了下,重复了一遍。
    “对,裴警官是新上任的监狱长,他目前还在处理事务,暂时抽不开身。”
    夏七定在原地,艰难转动脑袋,把目前的状况拼凑起来。
    梁姐的确说过会有新的监狱长要来,她和裴谢榆做了,而新的监狱长是裴谢榆。
    ……也就是说,她身为犯人,居然和监狱长做爱了,并且在接下来的服刑期间,她都需要继续和监狱长保持这样的关系。
    她昨天就该看出来的,如果没有监狱的话事权,怎么能决定要不要把她送走?
    还有那身和狱警大相径庭的制服,不能更明显了……
    可以预想到,她往后的境况会变得很奇怪。
    夏七不由得结巴起来:“我,我知道了,谢谢周警官。”
    周蓝维持着云淡风轻的神色,轻轻颔首,随即转身离去。
    待走出牢楼,周蓝才呼出一口气,抬手整理了一下藏在耳后发间的通讯设备:
    “队长,已经按你说的,把她护送回牢房了。”
    “嗯。”
    那头传来缓慢有节奏的敲击声,男人在用笔轻敲桌面,那是他思索的习惯。
    “队长。”周蓝忍不住道:“Omega……都是这样的吗?这么地……”
    她一时很难找到恰当的形容词。
    从看见那个女孩起,她总觉得对方格外惹人怜爱,不管是小心翼翼投来的眼神,还是吃早餐时鼓起的脸颊,都像只可爱的动物幼崽,容易让人心生保护欲,让她不禁放柔一切举动,生怕把人吓到。
    “……”
    联络线路一片寂静,久到周蓝一度以为信号断了,才听见对面的男人像是得出结论似地说了句什么。
    “改天得问问她,是不是有问狱警名字的癖好。”


同类推荐: AV拍摄指南如风我想操你(各种花式操弄,高H)[nph]绿茶婊的上位修仙修罗场 (NPH)嫁姐(姐弟骨科、1V1)他似火 (军婚 高干 婚恋)快穿之恣意妄为 (女主控,n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