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睡前脑洞文(短篇集女性向) 【痴汉X高岭之花】

【痴汉X高岭之花】

    嘀嗒、嘀嗒。
    水一直滴落在地板上,耳畔依稀能听见人轻轻呼吸的声音,贺文努力睁开眼却只能看到一片黑暗。
    对方显然没有隐藏自己的打算,贺文几乎能感受到那毫不掩饰、恍若实质的恶意。
    贺文舔了舔干涸的唇,语气平静地尝试着沟通,“将我绑架囚禁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或许你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吗?我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同时事后绝不追究你的责任。”
    “贺同学的提议让我很心动呐。”声音轻轻柔柔的,仿佛带着一个小钩子。
    贺文并不惊讶她的性别,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帮助过一个学妹,但实在记不起对方的样貌了。
    “不过是同龄人之间开开玩笑,我自然是不会小题大做去找学妹麻烦的。”贺文虽不这么想,但口头上还是这么应付道,他需要节省足够的体力来与对方周旋。
    还好是个女生。贺文稍微松了一口气,提起精神来摆脱迷药的后劲。
    顾苓身子往前倾,用手支起自己的侧脸,饶有兴致地看着这朵高岭之花在湿泞的浴室中“挣扎”。
    她喜欢贺文那么久,怎么会不了解他的每一个神态、每一个语气代表的含义呢?
    甚至他的身体她也暗暗窥视了许久,早已用眼神将他每一寸肌肤都细细舔舐过了。
    学长的身形颀长,无论是坐还是站都永远挺拔,现在只能微微佝偻着蜷在她的浴室、于她的脚前,不再高高在上。
    学长的指骨分明,指甲永远修剪的圆润干净,腕骨中央有一颗小小的红痣,被囚在银制的手铐中,分外惹她怜爱。
    学长的肌理细腻、骨肉匀称,那粒总是被扣在最上端的纽扣被她解开,凌乱、湿漉漉的学长只有她一个人能看见。
    贺文感觉有一点冷,衣服湿了之后贴在他的身体上,贪婪地汲取着他的热量,对方没有再出声了,似乎在苦恼要提什么样的要求。
    衬衫里贴身穿的小背心也被水浸透了,贺文不适地扭了下身子,这动作仿佛一个开关,他又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学长……真的什么都可以吗?”顾苓直勾勾地盯住贺文俊俏的脸,就算是被她的棉质内衣遮住了大半姿色也不减半分。
    “在我能力范围之内,不违法乱纪……”贺文警惕着为自己打补丁。
    “学长这么多要求是不是不想做啊?”顾苓用脚尖轻轻勾着他的大腿内侧,“学长怎么能这么不相信我呢?学妹可真是伤心呀~”
    贺文慌乱着想要躲开那钻心的痒意,却无处可躲。
    “怎么?学长不习惯鸭子坐吗?可是我这真的很小,学长你忍忍吧。”
    顾苓终于靠近自己捕获的猎物,准备开始享用这份期待已久的,大餐。
    小小的手掌安抚般地揉揉他的发顶,“学长别怕,我是一个女的,我能对你做什么呢?”
    顾苓的手激动得有些颤,她慢条斯理地开始拆她的礼物,“学长别误会,学妹只是想在学长回去之前检查一下学长有没有受伤。”
    衬衣大开,只剩一层背心还紧紧地贴在白皙如玉的身体上,顾苓用手指代替眼神去探索那些未知的地方。
    贺文有口难开,因为顾苓用东西堵住了他的嘴。
    胸膛起伏间,红豆在棉质的湿背心下若隐若现,像是雪地中绽放的红梅,顾苓用尖锐的指尖隔着衣服在乳尖附近打着转,逗弄颤颤巍巍的红粒。
    撕拉一声,顾苓将男人的蔽体背心给撕烂,“学长不会怪我吧,我真的是不小心的。”
    男人身上清雅好闻的味道浓厚了起来,她突然就有些口渴,伸出一点点舌尖,顺着修长的脖颈往下舔舐、品尝,轻啄、含吮,像含冰球那样含着男人凸起的喉结。
    轻轻啮咬着男人早已挺立的乳粒,在乳晕周围留下一个小巧的齿痕。
    “学长你看,我真的不会弄疼你的。”“学长可是答应过要好好配合学妹哦。”
    顾苓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特殊红绳,她就是要在贺文清醒的时候让他看着自己是怎么一步一步沦陷的,看着自己是怎么臣服在她身下、迷失于快感中。
    痛苦、挣扎才能让他的味道愈发的醇香。
    红绳将肌肉的曲线很好地勾勒出来,胸显得鼓鼓囊囊地,让顾苓想起了被烤得微微蓬松的吐司。
    红豆吐司。
    顾苓食指大动,她不疾不徐地拉开贺文的裤拉链,用手压制住对方往后退的动作,“学长不是说过做事万万不可半途而废吗?”
    黑色的丝袜被润滑液浸透,在灯光下闪烁着光泽。
    顾苓用两只手绷直丝袜,轻柔地包裹住眼前的鸡巴。
    贺文脑中警铃大响,喉中溢出一两声声响,想要制止顾苓的行动。
    顾苓记得贺文说过,要做一个懂礼貌的学子,所以她说:“我先开动了哦,学长。”
    她轻轻哼着贺文最爱的歌曲,手上的动作只快不慢,敏感处被摩擦带来的快感是灭顶的。
    更何况顾铭细心到不放过他的每一处地方,柱身、龟头、棱角、马眼都被一一“责”到。
    起先是刺痛感,丝袜上的每一根都裹着透明的润滑液,而后转换为从未体验过的快感,贺文身上的肌肉绷得紧紧地,死死咬住嘴中的棉织物才能抑制住想要喘息的念头。
    随着频率的加快,以及顾苓熟练度的增加,贺文的理智开始逐渐丢失,眼尾的湿润早已化为泪水从脸颊划过。
    他真的要被折磨得快要疯了。
    好想射。
    二十年来从没有一刻这么想射过。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隐秘的感觉让他难以启齿。
    他好像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他……
    他想尿出来。
    ————————————
    下章继续搞学长。


同类推荐: 总监她怎么这样?(gl)慕山与清梧gl优质肉棒攻略系统(np高辣文)心头血(高H、双重生、1v1、HE)(影视同人)勾引深情男主(出轨h)失贞(np)蛇婴黑道之骄纵(fu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