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文屋
首页黄满足

    大员市街其实不大,东西、南北向各两条街道将小镇画为六个街区,街道也不特别宽敞。江河心想:「这里可比厦门差多了!」心里难免有些失望。虽然热闹繁华的程度不及厦门,然而街上房舍新颖,街道亦是笔直乾净,地上铺着石板,也好行走。市街上还可见到一些红毛人、东洋人往来,颇是新鲜。
    江河随意拣了家店舖吃了碗粄条;他搞不清楚那些红毛人的里尔钱究竟怎么算,便任由店头家拿了一枚去,又找还了他几枚。
    江河很快把大员市街逛了个遍;他望向内城高踞的城门,倒是气派。不一会就穿越大员街区,走近城门,望见城内高耸的堡垒塔顶。城门口站着两名红毛士兵,见江河走近,先后警戒的举起手中的长筒火枪,口中呼喝连连。江河听不懂红毛话,但他倒是见识过红毛火枪的厉害,赶紧高举双手,口中喊道:「别开枪!别开枪!我只想进去看看。」一名红毛士兵一边呼喝、一边挥手,意思大概是要江河快走。
    「我…我阿舅在里头哩!」江河仍然举高双手说着。两名士兵双手紧握火枪,举起对江河瞄了瞄。江河情知不妙,赶紧高喊:「我走、我走!」举着双手,缓慢的往后倒退着走,深怕红毛士兵沉不住气,竟就开枪了。江河倒退走了约百馀步,瞧那两名士兵已有些远了,这才缓缓转身,然后往前提气狂奔,直想赶紧将背后的城门拋得愈远愈好。
    江河奔回市街,才逐渐放慢步伐,直至停下脚步喘气。适才的经验仍令他心惊动魄,震慑不已。
    看来内城是不能随便进去参观的,江河心想阿舅定是给红毛人叫进内城去的哩!兴贵虽是经营厦门到大员间的生意维生,但也同时兼任红毛人和蕃人间的通译,理应有很多机会进去内城!
    江河心想,倒不如往郊外去走走看看好了。举步便往市街另一头走去,不移时出了街区,脚下的石板路也成了黄土道路。


同类推荐: 法医实习生我以诡异为食《着相》身边人都死于非命黄满足见鬼的聊天群无限跑团游戏正经鱼在线破案